他!十年磨一剑!

命运可以被改变吗?答案是可以的。

他是犹太裔,又是黑人,由单亲妈妈扶养,自小在被边缘、充满歧视的环境下长大。他认命,但不认输,最后从一位C级生变成亿万富豪!

这听起来像极了心灵鸡烫的题材,但却是确确实实发生在美国企业界里。

他,就是美国房地产科技独角兽之一Compass的联合创办人Robert Reffkin。

世界经济龙头房市

2020年是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年头,作为世界经济龙头的美国,自然也受影响,尤其是房地产市场都深受重击。

巧好相反的是,美国房地产市场逆势强升,在过去一年市场规模扩大2.5兆美元,取得自2005年以来最猛的成长,使美国房市市值飙至36兆美元!

旨在为房产经纪提供最利营销科技武器的Compass,在今年4月上市,各别持有6%股份的两位创始人Robert Reffkin及Ori Allon,身家马上爆涨,Robert更被誉为全美国最富有的黑人富豪之一。

Compass现今市值超过60亿美元,而Robert与Ori当初选择创办这个房屋经纪科技平台,完全是因为想选一个可以避开“GAFA王国”地盘的领域,而在保健与房产领域之间,两人选择了后者。

“GAFA王国”是指Google、Apple、Facebook及Amazon等科技巨臂形成的市场垄断。

英雄何必 问出处

出生于1980年代的Robert,由于是犹太裔又是黑人,从小就习惯了孤独,没有归宿感,他无法融入任何一个群体,因为无论在哪个圈子都会被排挤。

但就是这从小的“磨练”,反而形成一股内在成长的推动力,不停要求自己、鞭策自己,以求未来过更好的生活。

Robert在高中求学时期已经开始创业,曾任职唱片骑师(DJ),凭此储蓄到人生的第一个10万美元存款。由于这样的半工半读,Robert并不是一位成绩良好的A级生,他反而形容自己是一位C级生,那就是平均起来科科都拿C的意思。

高中毕业后,Robert在哥伦比亚大学进修经济、哲学和历史系,只花了两年半时间就完成学士课程,他想早点毕业,那就可以节省更多费用。

毕业后,他就到了纽约发展,选择那里是因为纽约似乎是可以接受任何事情、任何肤色的地方。辗转间,他获得在全球知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(Mckinsey)的一个工作机会。

唯在麦肯锡2年期间, 他并未获得续留转正的机会,加上10万美元存款与工作收入都全赔在股市投资上,Robert在此时决定重返哥伦比亚大学,攻读工商学硕士课程。

心存正念 贵人多

完成工商学硕士后,Robert的职途开始进入顺遂,包括先在华尔街顶级投资银行Lazard工作。在这里,他遇到一位贵人并告诉他说,身为黑人的事实并不是他追梦的重大阻碍,还鼓励他到美国白宫求职。

在这番鼓励下,他申请到白宫求职,从此逐渐走上人生巅峰,包括后来到了华尔街另一投资银行高盛任职。

在高盛任职的岁月,Robert也遇到一位前辈给了他很受用的建议;前辈告诉他,停止尝试把自己弱点转化为优点,更应该做的是把弱点极小化,而极力放大自己优点与强项,才能更突显自己。

在离开高盛时,Robert已是副总裁职位。

Robert在白宫工作就结识了Ori,Robert形容Ori是“魔术师”,因为Ori绝对业界内的风头人物,他曾经把自己创建的2间公司,成功脱售给谷歌与推特。

机会来了 先捉牢

2012年,Robert想申请一个非营利组织的工作,为面试准备了一份企划书(business plan),由于企划书内的点子太好,反而获得对方反建议出资50万美元让他去创办公司,还告诉他,如果1年后失败了,才聘请他在非营利组织工作。

我们常说,当机会来了,尽管不确定是否做得到,但也别犹豫,拿下了再打算!

于是,Robert联同Ori创立了Compass,一家为房产经纪提供最利营销武器的科技公司!凭着两人强大人脉, 筹得800万美元的创始资金,成为2012年筹得最多种子基金的初创企业。

其实Robert对房地产领域并不熟悉,当初会在保健与房产之间,选择了房产来创业,是因为他母亲是一位房产经纪。母亲常告诉他,因为无法获得各种支援,而频繁地转换不同的房产经纪公司。

所以Robert对房产经纪“需要什么”有一定的了解。他也在调查中发现,房产经纪近90%的时间都花在次要的工作上,而不是用在推销及签单上。他们的工作效率无法提升,是因为他们都在用很传统的方法来办事,其中最欠缺的就是科技的运用。

Compass使命与科技武器

Compass的使命是“帮助每个人在世界上找到自己的所在地”,公司成立后的重大任务之一,就是要把全美国超过600项房产数据,使用科技整合在同一平台,并且善用互联网及数据库的优势,建立即时分析软体。

这么一来,房屋销售流程的效率将得以大幅提升,直接受益的就是房产经纪!

首先,Compass创建了一个连接房屋经纪、买方及卖方的平台。

该平台本来取名Urban Compass,因为平台内的经纪都是熟悉用户所在地区的“地头虫”(社区专家)。

此外, Compass与经纪之间的合作也非以绩效佣金来建立,反之经纪都是被全职雇佣,并按客户满意度获得基本薪酬和奖金。

Compass提供给经纪的科技工具包括:

一、Compass Collection(即时在线交互):功能包括搜索房源及预约,用户也可以给予评价和反馈,并在完成线下看房及“面签”等。用可以通过“整理清单”功能,搜索属意中的房屋,并像网购APP里的“购物车”那样,随时添加或移除。用户还可以邀请其他用户(比如家人、伴侣及设计师等)加入,在“亲友给力”功能里一起讨论。用户还可以在APP内即时跟进房价和最新状态,甚至设置“提醒”讯息的推送。

二、Compass CRM(客户关系管理):经纪业务性质是非常讲究关系建立与管理,但在“错的时间里找对的人”,很可能从此搞砸了一段关系,甚至一单生意。

所以Compass其中一个有利工具就是客户关系管理,该功能利用新科技,可测算出“最佳邮件发送时间”,从而提升经纪与客户的日常沟通效率,也大大提高服务效率。

Compass这个平台使整个购屋流程得以改善,方便了用户找房或卖房的处理,尽管现今许多人可以从其他网络平台找到属意房屋并完成交易,但更多购屋者都倾向需要经纪协助来完成。

对经纪来说,在运用科技工具提高效率后,平均每年可以完成交易的数量提高至7.4宗。

新冠疫情的危与机

Compass的主盈利来源是房产销售佣金和贷款推介费用。

除了经纪业务,Compass也有房屋售前装潢业务,合作商包括室内设计师、承包商、水电工、清洁工及园林工人等等。

另外,Compass也为购屋者提供过渡贷款(Bridge Loan),提供更优惠的贷款利率,及提供6个月短期周转贷款。

去年爆发的新冠疫情,对房地产的冲击也堪大,但是因为商业模式的布局,使Compass从初期的裁员375人,到后来的逆市扩张,还上市成为房产科技独角兽!

由于Compass的商业模式从一开始就面向高端市场,加上是以数码化的方式运行,使它的业务从去年6月份开始就出现了好转。

Compass内的房屋,平均价都是达到130万美元,对象是高消费能力人士。疫情对中低下层的打击尤为明显,但对中高收入者来说,会反而因为疫情需要经常居家办公,而对住宿空间的素质要求提升。

加上低利率的推动,使富阶人士对购买第二间房屋的欲望提升,美国房市的高端市场反而更兴旺。

无暇可击的房产科技巨臂

从2012年创立至今,Compass筹集了16亿美元融资,并且进行了许多并购,这包括了收购12家独立经纪公司、于2019年2月收购云端CRM软件公司Contactually、同年11月完成收购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公司Detectica,并且在2020年10月收购房屋产权转移中托管服务自动化处理公司Modus。

这一连串的收购行动,都是Robert与Ori的精心布局,为Compass打造完美的房产业生态体系,以组成一家更无暇可击的房产科技巨臂。

尽管面对许多相似竞争者 Zillow、Redfin等的挑战,但是Robert认为,科技的投资是必然的;20年前就不断投资科技的公司,就可以在20年后的今天跑得比同行快。

同样道理放在今时今日的Compass,未来不止跑得更快、还会跑得更远!

Compass在不到10年时间内,崛起成为美国前三大的房屋经纪公司,经纪人数达到2万人,员工超过3000人。自今年4月上市以后,Compass市值已经超过60亿美元,2020年的年度营业额更是超过37亿美元。

如果要说Robert是一位C级生,那他应该也是最优级的C级生!

Robert Reffkin人生格言带给我们的领会:

  1. 我是C级生:从C级生变亿万富翁,Robert的人生格言之一就是“feel comfortable with being uncomfortable”,意思就是跟心里内在的不安相协共处,不安也是一种推动力,只有不断感到不安又能与之相协共处,才会一直驱动自我成长。
  2. 认命不认输:他是犹太裔又是黑人,在他认清这个身份的无法切换后,就全然接受,并且不再成为他追梦的重大阻碍。我们有时总会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自我矮化,但提早认清与接受,绝对可以让你更快反击并且赢得漂亮的一战。
  3. 聚焦在强项:我们常会陷入一个思维上的误区,就是尝试把自己打造得更完美,把弱点转化为优点。但其实不完美,才是人生,更应该做的是把弱点极小化,极力专注及放大自己的强项,才能更突显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