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愤怒为创造力, Sandy Lerner勇者无惧

有句广东话说:“心口挂个‘勇’字”,这句话用来形容电脑硬件巨头思科(Cisco)及前卫风格彩妆品牌 Urban Decay的创始人 Sandy Lerner,最合适不过。

从“网络路由器”到“化妆品”,这位个性坚强又有点反叛的御姐,都把自己的 “愤怒”化为创业的动力。

她被自己一手创办的思科赶了出来,不但失业还失婚,在这段人生低潮期的荒野岁月,她没有一蹶不起,反而成功逆袭迎来第二人生,创办了Urban Decay,后来还以高价卖了给奢侈品品牌集团LVMH。

这位神奇女侠,到底是哪来的勇者精神与魄力?

来自单亲家庭爱务农

出生于1955年的Sandy,因父母离异,所以由阿姨带大。由于成长时期是在农场附近长大,使她从小就很喜欢务农的生活,也干起很多粗活。

80 年代,在史丹佛大学进修统计与电脑硕士的Sandy,结识许多对科技研究十分热爱的朋友,包括她后来的生意合伙人兼丈夫 Leonard Bosack。

在互联网如此普遍的现今,我们很难想像在80 年代时电脑与电脑之间是无法沟通,放在今时今日,无法连接网络的电脑基本是无处可用。

当时史丹佛大学内的5000多台电脑,都是没有连结网络的,院方一直想研发让电脑互相连结的网络,碰巧Sandy及Leonard与一班志同道合朋友的校外组织ARPANET 研发了电脑网络,于是就提呈了他们的设计成果给史丹佛大学。

Sandy及Leonard于1980 年结婚,隔年毕业后两人在史丹佛大学里任职。

因工作需要涉及电脑通信,两人研创了最早的通讯方案。本着“科技造福生活”的理想,Sandy及Leonard认为,所研发出来的网络系统应该推广去给更多人使用,包括把技术注册后出售给企业,以让更多人受惠。

但是卡在该技术是由公共领域ARPANET支援经费,所以无法注册申请专利,这让Sandy感到不满及愤怒的。

此外,Sandy及Leonard认为让电脑连接起来是站在技术风口上的大趋势,于是两人毅然放弃优职高薪的教学生活,决定创业开设一家“让电脑沟通起来”的公司。

第一人生:网络路由器思科

创立于1985 年的思科,英文名字Cisco,是取自San Francisco(旧金山)中的一部分。Sandy及Leonard把两人的房子扺押以取得贷款来创业,把自己家里客厅变成办公室。

很难想像今日市值逾2200亿美元的思科,当初的网络路由器 (Network Router)都是在客厅里一件件组装起来。

头上顶着“为史丹佛建置网络”的光环,思科的客户都是自动找上门,在没有销售团队出外找生意情况下,每月营业额竟然达到 25 万美元,客户包括惠普 (Hewlett Packard)、波音 (Boeing)及许多大学。

尽管生意很好,但是Sandy及Leonard却是过着靠信用卡周转的月光族日子,这到底何解?难道生意好也有问题?

问题就出在资金周转!

由于出售给大学的产品,都面对长达90 天的账期,订单越多的时候意味着Sandy及Leonard需要更多资金先买材料制造产品,但却要等数月以后才收到款项。除了刷爆自己的信用卡,他们还必须借钱周转,Sandy为了生活费也必须到另一家公司上班。

Sandy把这段日子形容成:“就好像在打仗的时候,不断被攻击,在害怕被击中之余,还要常年累月没有食物、没有换班、没有睡眠……那种身心疲累及精神紧张是无法想像的。”

除了面对财务压力,Sandy及Leonard的感情也日渐被生活与事业的烦恼磨光;为了思科,他们几乎把自己都掏空,包括时间、心思、金钱、健康……及婚姻。

股权没布局 硬被赶出局

无论如何,为了改变财务状况,Sandy开始张罗找投资人,希望通过引进资金,可以把燃眉之急解决掉,再把公司规模扩大及带上另一发展阶段。

设想总是美丽,但现实往往太残酷!1987年底,Sandy终于找到有投资者进驻,但现金周转问题解决以后,却埋下更大的危机。

投资人Don Valentine注入250万美元资金后,两位联合创办人Sandy及Leonard的股份只剩30%。首先,从股权科学的角度来说,Sandy及Leonard已经把“大部分肉”割了出去,肥水流了外人田,覆水也難收,这也等于两人失去大股东的决策权。

更糟糕的是,股东之间的意见不一,大方向不一样,分歧逾发严重;连股东的艺术也搞不好,就演变成创办人被赶出局局面。

新金主入主后,把思科原有的“工程师研发文化”转换成以业绩KPI为主的文化。事情的导火线是新金主委派他人担任公司总裁,而新总裁与Sandy更是水火不容,董事局最终选择支持新总裁,罢免Sandy出局。

当时,虽然Leonard与Sandy已有感情危机,但他也选择与Sandy共同进退,以示支持。

在思科于1990年上市前,Sandy离开了自己创办的公司;正如Sandy当初预计的,站在技术风口的思科在股市非常受欢迎,上市后股价飙升,成为最佳科技股之一。

那一年,Sandy已经 35岁。

后来经过一些法律途径,Sandy及Leonard套现思科股票,获得8500万美元,但是对于思科的潜在价值,他们拿回的远远比本来应该得到的少了很多。

第二人生:彩妆品牌Urban Decay

从网络路由器转换跑道投入化妆品领域,Sandy二度创业竟然是源自阿姨的一句话。

经历了失业与失婚的荒野岁月,拥有打不死精神的Sandy,因為不滿彩妆品牌商把女性标签成粉色系爱好者,把这股“愤怒” 换成改变现状的动力。

事源于阿姨看到Sandy离婚又失业后每天都是素颜过日子,建议她该开始化妆打扮。当Sandy到化妆柜台走了一圈后却发现,所有化妆品都是粉色系。她生气为何彩妆品牌商都认为“女生该长这个样子”才会取悦他人?

这股“愤怒”让她创办了Urban Decay 。她为喜好嬉皮和庞克打扮的女性,打造了新色彩。

Urban Decay使用非主流颜色,让使用者能够选择自己喜欢的配色。产品推出后,Urban Decay在彩妆界掀起了一场色彩的革命,强烈的前卫风格迅速吸引了大批粉丝,更被称为“眼影界大佬”。

除了在颜色上掀起革命,Urban Decay也采取不使用动物做实验的政策,形象鲜明及成功制造明显差异化。

Urban Decay 第一支广告的标语是:“粉红色会让你想吐吗?”,超酷的标语马上牵粉流行音乐天后 Gwen Stefani,并且合作推出第一个“名人收藏系列”化妆品。

尽管产品受落,但是Sandy面对一个问题,那就是颜色是无法注册专利的项目,为了应付这个挑战,Sandy的团队必须不断跑在前面研发新颜色,以防产品面市后被其他品牌抄袭,失去竞争力。

Sandy认为靠单打独斗、不断推出新颜色不是长期的策略。于是,她于2002年把Urban Decay出售给法国精品集团 LVMH。

经过数次转手,L’Oreal 后来于2012年以4亿美元价码,把Urban Decay收揽在旗舰下。

第三人生:有机农场Ayrshire Farm 

游历了“网络路由器”与“化妆品”截然不同的世界以后,这位神奇女侠回归到她从小就热爱的务农生活。

这次触动Sandy“愤怒”的是“工厂化养殖”,因为美国农业都被大公司垄断,并且缺乏监管。

她在美国东部大西洋沿岸的维吉尼亚州,买下面积600英亩的农地,开办有机农场Ayrshire Farm。Sandy积极投入资源发展具人道主义、有机且可永续经营的大量畜牧商业模式。

Sandy也善用自己的财富去帮助更多女性,在英国设立一个图书馆,里面的书皆是女作家的著作。

神奇女侠Sandy Lerner教会我们的事:

  1. 把一手烂牌打人生就像一场牌局,无论手里的牌有多烂,都不能弃局,因为本来的一手好牌可能会输,但一手烂牌也可能会赢。如果开局的局面已定,唯一能做的就是如何为自己争取更多的赢面。就像文章一开始时说的,“心口挂个‘勇’字”,这也是Sandy用来总结自己人生的一个字:“Bold”!
  2. 致力成就那些会让更多人受惠的事:如果当初史丹佛大学把研发成果拿去注册专利,那可能后来发生的事都会重新洗牌,而Sandy也不会因此而创造了财富。但是对Sandy来说,先不理会钱会被谁赚掉,更应该看重的是这项科技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、如何更有效扩散,让更多人获益。
  3. 将“愤怒”变成革新:把愤怒和不公平负面情绪,转变成有生产力的能量。关键在于要懂得区分“愤怒”和“一时冲动发脾气”,因为当要当成一门生意来经营,那绝不能凭着一时之气或者三分钟热度。一盘永续经营的生意,讲究的是妥善规划与布局。
  4. 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:从科技界跨到彩妆界,再回归大自然创办有机农场,Sandy从来都是跑在别人前面,而不是硬硬挤进已经太多竞争者的领域。当别人都认为她疯了,其实是她比别人更早看穿那是后来会成为主流的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