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最痛Moment变成创业灵感!

■企动人心

题:把最痛Moment变成创业灵感

人生其中一个“最痛的Moment” 大概就是……失恋!

大部份人在失恋后,男的就找兄弟喝酒解闷,女的除了找闺蜜大哭一场,还很可能化悲伤为食量!

但是本期的主人公就十分厉害,竟然把失恋变成创业的灵感,充份体现灵感自于生活的精髓。

他,就是美国著名交友App之一Hinge的创办人Justin McLeod。

一讲起交友App,约炮、一夜情、外遇、假帐号……等一堆关键词都会浮现脑海。

随着科技的演进,交友App已演变成一门潜力无限的生意,每年全球营业额达到30亿美元。

可能你会认为,Justin最大不了不就是创造了另一个“约炮工厂”,但他的爱情故事却感人到上了《纽约时报》爱情专栏,还被亚马逊拍成连戏剧。究竟是什么回事?

交友App宇宙大爆发

1984出生的Justin,在纽约柯尔盖特大学 (Colgate University) 就读经济与政治科学时,就认识了女友 Kate Stern,女方因无法忍受Justin爱到酒吧喝酒的习性惯而跟他分手,3年恋情就此泡汤。

2006年毕业时,失去Kate 的Justin觉得生活像失去了方向,后来他到了哈佛商学院进修,也改掉了到酒吧的习惯。尽管到了2010年,他和前任分手已经4年,但还是无法走出来,更经常试图挽回这段感情。

但早已远赴他国的Kate,对他厌恶不已,与他断绝来往。伤心欲绝的Justin,为了填补感情上的空虚,萌起开发一款连接Facebook应用“认识朋友的朋友”的网上平台,取名“ Secret Agent Cupid”。

如果说当年Mark Zuckerberg开发Facebook是为了帮学院生结识异性,那Justin的交友平台是二度创新,再循环使用Facebook应用。

Justin从朋友和家人那里筹集了一些资金,与友人各出资1万2000美元,以2万 4000美元的创始资金,投入编写程序原型,在华盛顿特区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,还因此放弃了在麦肯锡的工作机会。

2012年、2013年是各交友App百花齐放、宇宙大爆发的年代,由于意识到“手机就是未来”,Justin也推出了Hinge,与Tinder及Bumble等交友App一较天下。

跟风开发  变约炮神器  

“Hinge“其实是一种连结门和门框的金属片,Justin以此命名,就是喻意这是用来连结两人感情的工具。

在2013年底,Hinge获得数百万的融资,同时也在2014年底获得1500万美元融资。尽管看起来发展不错,但是Justin愈发感觉到,自己的产品跟Tinder很相似,为了追赶竞争者及满足用户要求,Hinge基本上都在跟风,Tinder有什么功能,Hinge也随之补上。

如果说Tinder是一个“约炮神器”,那跟风的Hinge,也只是另一个约炮神器,没有自家的独特主张,更没有差异化。

没有明确市场定位及产品差异化,Hinge得到的综合成果就是了制造了大量成功速配,但却有许多错误撮合、错失良缘及假帐号等问题。

由于竞争剧烈,Hinge业绩表现并不理想,用户也只有数千人。

到了2015年,Justin重新思考 Hinge的方向,才惊觉这并不是自己创业时的初心,当初激发他开发Hinge的初衷是帮助用户找到真爱,不是找到炮友;他希望用户在这里找到真正的连结,不是纯粹滚床单的关系。

找回初心 收获爱情事业

就在Justin对载浮载沉的事业感到迷茫、感情也空空如也之际,与《纽约时报》记者Deborah Copaken的 一席访问,扭转他的人生路向。

也是Hinge用户的Deborah,因为好奇该App的演算法如何配对而采访Justin。在访问结束前,Deborah问他是否在恋爱中,Justin提起他与Kate那段无疾而终的恋情,并表示尽管已经分开8年,心里始终惦记着Kate。

听完故事后,Deborah提到自己也有一段遗憾而深刻的爱情,更表示很后悔自己一直没有做任何事来挽回。她告诉Justin,他还年轻,应该再做点什么,为自己再争取一次!

在Deborah鼓励下,Justin用电邮联系了Kate,获悉前任当时已在瑞士后,他便买了机票飞往瑞士。两人见面后发现对彼此的感觉依然强烈,而且在阔别8年后,有了人生历练及更成熟了的Justin,也让Kate对他改观。

本来已定在一个月后要结婚的Kate,终于被Justin的诚意感动,为了他悔婚。

他们这段爱情故事后来也被Deborah发布在《纽约时报》的“摩登情爱”(Modern Love) 中,成为许多读者津津乐道的课题。亚马逊 Prime TV更在 2019 年把这个故事改编,成为纽约都市爱情故事连戏剧中的其中一集。

找到真爱 删除我吧!

与Kate破镜重圆让Justin最大的领悟就是爱情不是在讲究数量(volume),直白一点来说就是真爱不是你滚过多少张床单,而是找到可以互补并完整对方的拼图方块。

到了2015的秋天,Justin决心改变经营策略,将原本的“约炮工厂”Hinge摧毁再重造,打着真爱口号,Hinge重新定位“为了让你删除而设计的App”(Designed to be Deleted) 。

与其注重22、23岁只想找炮友的年轻人,Hinge更倚重26、27岁开始想要认真寻找人生伴侣的群体。

新版Hinge先摧毁的是“滑左、滑右”的选对象功能,Justin认为与其轻易地把某人“滑掉”,用户更应该想想自己想找什么样的对象,透过深一层思考自己的择偶条件,展现自己“脆弱”的一面,让他人认识真正的自己,这才可能撮成真正的连结。

因此Hinge用户会被要求填写更多资料,回应更多问题,目的就是希望透过这些更详细的资料,可推荐更精准的配对;例如“我的愿望清单上包含…”、“我最让别人惊讶的是…”、“我最近发的白日梦是…”等。

旧版Hinge用户要通过逾千次的点赞换来1次约会,新版只需50次点赞就可以促成一次约会,这无疑是更高效及精准的配对。

去芜存菁 吸引新投资

2016年,Justin决定利用仅剩的2万5000美元资金,做最后一次的赌注!就是把所有资源都押在重新推介的App上。

但并不是所有用户都喜欢 “问多多” 新版Hinge,由于不像其他交友App让用户快速的建立帐号后就开始使用,该App在重新推介初期也面对用户剧减20%的问题。

坚定的Justin相信,这些功能可以去芜存菁,把纯心想约炮的用户过滤后,找到真爱的几率才会提高。

当找到真爱以后,正如Hinge的口号“为了让你删除而设计的App”,Justin希望用户不再需要使用这个App。

重新定位的Hinge有了更明确的目标用户群,也在2018年获得风险资本家的投资。

而竞争对手Tinder的母公司Match.com更是在2019年对Hinge发动收购,成功套现的Justin,至今仍继续留任CEO职位。

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,让交友App使用率飙升,Justin指出,比起疫情前,现今有一半用户愿意尝试“视频约会”,因为这比花上一个晚上出来见面,还要花钱消费来“博看”对方合不合适,视频约会无疑效果更佳。

根据Sensor Tower的第三方资料,Hinge在全球下载数量达到550万次,仅在美国下载数量为420万次,截至2018年年度营业额520万美元。

一场失恋 赢取千万投资

数据告诉我们,我们平均每人一生会认识1700人不论何时我们的社交圈里大概都与300人来往。且无论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人,但真爱只有一个。

就像离离合合的Justin和Kate…

故事说到这里,你是不是很关心最后Justin和Kate有没有开花结果?答案是有的!两人选择在2019年秋天结婚,并在2020年生了第一个宝宝 。

还是那句“人生何处无春天”,只要你抱着信念,万万没想到一场失恋可以赢取千万美元投资。

Hinge创办人Justin教会我们的事:

  1. 初心:常说初心很重要,失去初心等于失去灵魂,跟一条咸鱼就没差别了。迷失的Justin找回初心,找回自己当初创业时的理念,拨乱反正,最后不但赢得美人归,还把事业推上高峰。
  2. 勇气:发现路走偏了,你有勇气把所有东西摧残再重建吗?Justin认真的要改变 Hinge 经营策略,为了展现自己真的有决心,放弃原本的程式码,全部打掉重练。冒着用户大减20%的风险,他还是撑到底,勇气与胆识可嘉。
  3. 差异化:新版Hinge定位摒弃一般评估网站流量的方法,即不再在意流量、跳出率、互动率、点击率、转换率等,因为这些旧做法虽然造就了很多的“配对”,但却无法建立真正的“连结”。这种“另类”定位更让 Hinge做出有别于其他交友软体的差异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