洗碗工变外卖王 – 徐迅逆袭成功教会我们的事

“企动人心”

■YYC超越集团主席叶志超

每个故事都有大智慧,“企动人心”单元希望与更多企业家及管理者,分享触动人心、启发灵感及商机的故事。

##############

从洗碗工变亿万身家CEO?可能吗?

也许你会以为这是电影桥段,但这个励志故事正是DoorDash联合创始人徐迅(Tony Xu)的真人真事!

出生于中国南京,5岁随父母移民美国,随着DoorDash于2020年12月9日上市纽约证券交易所,市值超过500亿美元,个人身家估计达25亿美元。

DoorDash占了美国最大的外卖送餐市场。通过DoorDash送的外卖订单多达1亿宗,参与的餐馆多达20万家。逆袭成为美国外卖之王,徐迅的经历也被誉为华二代在美国的励志故事。

2013年,当年28岁的徐迅在史丹佛商学院修读工商管理硕士班,其中一项课堂项目就是思考一个具有热诚想要解决的问题,及想出解决方案,当时他想的就是如何协助当地餐馆配送外卖。

由于要设立自家的配送团队成本太高及低效率,大部份餐馆都没有接受外卖订单,使到外卖市场多由比萨及中餐所霸占。

徐迅与合伙人相信可以借助科技来连接食客与送餐员,任何想吃的美食都可以通过叫外卖送到府上。

课业进度慢两年

谈起儿时生活,徐迅说,1989年初到美国定居在伊利诺伊州中部小城市Champaign,最好笑的是老师和同学都无法念出他的名字。校长也告诉他,他的课业进度比其他人慢了两年。

为了恶补英语,他看了许多美国电视节目,最喜欢的节目就是演员东尼丹托(Tony Danza)演出的“谁是老板?”(Who’s the boss?)。于是在5岁那年,他叫父亲带自己去移民局,把名字正式改为Tony Xu。

徐迅的母亲到了美国,因为医疗执照不被承认,无法继续医生的职业,于是每天打三份工赚钱养家,及存钱攻读美国医学学位,希望可以在美国开诊所。

母亲一天打三份工的日子,一过就是12年,其中一份工就是在中餐馆,所以徐迅是和妈妈一起在餐馆靠洗碗赚钱。也因为从小混在餐馆里过日子,他对小企业有份特殊情意结,对餐馆运作不止熟悉,更深深理解他们的痛点。

比如餐馆业者希望如何让更多食客找到他们、食客从哪来、如何推广餐馆……还有最大的挑战就是基于成本效益考量而无法做到外卖配送的生意。

为了亲身体验及更了解配送业的详细操作,徐迅去了联邦快递(Fedex)及达美乐比萨饼(Domino’s Pizza)兼职当配送员。

网站推出45分钟即开单

单一餐馆不可能设立配送团队,但是却很需要外卖生意,看到这个市场缺口以后,徐迅在某个星期六就跟伙伙设立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外卖点送网站PaloAltoDelivery.com,并且上载了8间餐馆的菜单,食客可以致电订餐。

奇迹就发生在网站推出后的第45分钟,电话响起要订泰国餐……第一单生意就这样做成了!

这对徐迅来说是一大震撼,因为这证明了他的点子是行得通、市场对食物配送服务有需求。

8间餐馆的菜单是用可移植文档格式(PDF)上载网站,最直接而简单不过,而且徐迅也没有与8间餐馆谈好什么合作,当接到订单后,徐迅就去餐馆下单叫外带,然后就把食物送给食客后收钱。

当时的生意量大概每天接5到10个订单,这样的模式大概维持了5个月。当同学们放假去玩了,徐迅还是继续送外卖。他是创办人,也是电话接线员,也是配送员,也就是俗称的“一脚踢”。

这段期间,PaloAltoDelivery.com网站的页面也在提升,比如菜单不再是PDF格式,食客可以直接在网页下单。

当然这样的经营模式并没有获利,反而还要贴钱!可是对徐迅来说,没钱赚没关系,最重要是一直都获得正面的评价跟肯定。

到了2013年3月,徐迅的团队获得种子基金Y Combinator 的12万美元注资,并在同年6月改名为DoorDash。到了次轮融资,DoorDash获得了200万美元。

“DoorDash”的名字是徐迅与女友取的,当初取名的原则就是容易拼写及发音,而且域名未被注册。最后他仅以9.95美元注册了域名,并且在之后推出应用程式(App)。

不只是食物配送公司

询及为何频频获得注资,徐迅说,因为DoorDash的理念是创造一门物流生意,而不只是一间食物配送公司而已。DoorDash的远景并不只是送餐,但是必须找一个切入点来开始,让点子落地变成事实,而且是变成一个具有商业价值的事实。

有了资金,徐迅与团队火力全开,从方方面面加强DoorDash,比如提升技术面、增聘人员、扩大销售及配送团队、砸钱宣传等等。

DoorDash的App分为3版本,即食客、餐馆业者及送餐员使用不同的App,营运收入源自食客的配送费及向餐馆业者抽取的佣金。

对于会否担心竞争问题,徐迅认为大家可以并存,就好像快递服务业在全美国有超过800位业者,依然可以百花齐放,反观在全美国只有5%餐馆有上线!

根据互联网资料,DoorDash在2018年12月已经超越Uber Eats,成位市场二哥,仅次于GrubHub。到了2019年3月,DoorDashs在按需送餐市场的总营业额比GrubHub高出27%;以消费者开销计算,DoorDash成为全美国最大的第三方送餐服务供应商。

DoorDash累计融资额达到7亿美元,投资者包括Y Combinator、Charles River Ventures、SV Angel、Khosla Ventures、Sequoia资本、软银、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及Kleiner Perkins。

从一脚踢变独角兽

DoorDash现今已是一家掌握数据的独角兽企业,从初创时的“一脚踢”,到了2018年初估值达的14亿美元,后来再于今年初涨到了150亿美元,估值在两年翻了10倍!

DoorDash于2020年12月9日上市纽约证券交易所,目前估值约为500亿美元。

除了徐迅,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是Andy Fang和Stanley Tang,后两者都是90后,三人皆分别持有公司5%股份。以500亿美元市值计算的话,每人个人身家达到约25亿美元。

徐迅形容自己是本着初心去经营,理念就是为了协助当小企业家,而不是一心冲着如何提高估值做独角兽。

但是,正如其他初创科技企业一样,估值超高但公司却没有获利。根据纽交所资料,DoorDash于2020年4月至6月季度是首次获利,主要受益于疫情下更多人在家点餐的新常态。

但在接下来的季度,DoorDash仍持续亏损中;从2013年设立以来,该公司未曾全年获利。

从2013年至2020年,短短7年就催生了一家估值500亿的独角兽企业,那下一个10年,DoorDash会成为下一个Netflix或者阿马逊 (Amazon)吗?

徐迅认为,DoorDash现今提供的是连接消费者及商家的最大基本设施,对许多小企业家来说,只要一个手机就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获得客源做生意。

从零到服务渗透60%美国人口,DoorDash也扩大版图至澳洲及加拿大。

有趣的是,尽管已是身家亿万的CEO,但是徐迅还会参与送餐,这位美国外卖霸主,一方面彻底展现了新生代科技创业者的胆识,另一方面也秉持了他出身草根的个性,飞得再高,也不忘初衷。

徐迅教会我们的事: 

  1. 理念很重要:徐迅一开始就是本着如何协助及服务小企业家,扩大他们的生意量,所以会站在他们的角度去解决痛点。
  2. 定位很重要当看到餐馆的资源限制及市场有需求之间的缺口,徐迅通过科技创造平台,把公司定位在连接食客、配送员及餐馆的中介,从中抽取费用,并且掌握大数据。
  3. 格局很重要:徐迅要打造的是一门物流生意,而不只是一间食物配送公司而已,设定远大的格局,有助在做企业布局及决策的时候,更清楚未来发展方向,不把自己锁在窄小的思维上。
  4. 执行很重要:从草创时的简陋网页,到后来一直不断改进,及在各方面做到精专,才能把当初空想的点子变成事实、变成黄金。
  5. 初心很重要:出身草根,飞得再高,也不忘初衷;尽管已经亿万身家,但徐迅还是会亲自送餐,以便贴近底层,了解业务的每个细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