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 亿商业帝国,从一颗魔豆开始!

早上起床后,许多人都习惯先喝杯咖啡,才来开始忙碌的一天;如果你也是其中一位,那一点都不奇怪,因为全球约三分之一的人都饮用咖啡,它也是仅次于茶的第二大饮料,市场规模超过1000亿美元!

有人形容咖啡豆就是一颗魔豆,演变出无数的魔法商机。在咖啡品牌里,星巴克、Costa或者雀巢咖啡都是大家熟悉而又非常成功的公司。

但成功的咖啡品牌,又何止这两个?有许多更是我们较为不熟悉的品牌,却也非常成功。 

两个咖啡佬的故事

■年轻时的Todd(左)及J.P。

“企动人心”今日与大家分享两个“咖啡佬”的故事,他们就是La Colombe Coffee Roasters的创办人Todd Carmichael 及J.P. Iberti。

年轻的时候,许多咖啡爱好者都有过这样的梦想,开一间咖啡馆,一面看书一面喝咖啡,过上惬意的日子。但哪天现实饿了,就把梦想吃了,有多少人会真正把梦想坚持到底呢?

而且,经营一间咖啡馆真的那么容易吗?我们想像的画面是岁月静好惬意泡咖啡,但在现实中当它变成一门生意的时候,你是否准备好解决许多繁杂的营运问题?

80年代,热爱咖啡的Todd,在西雅图的星巴克打工,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仓库吃力地搬运沉重的咖啡豆袋子,送到咖啡机处。但他心中的理想工作就是成为酷毙的星巴克咖啡师!

后来,Todd结识了同样喜欢咖啡的J.P,两个志趣相投的年轻人,开始编织咖啡梦,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创立一间“全球最佳的咖啡公司”。

“两个年轻人有共同梦想并且憧憬未来一起干大事业”,类似这样的情节,也发生在其他人身上,但Todd与J.P与其他人不同的是,他们并没有把梦想“凉在一旁”,而是努力去实践。

原生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差的Todd,花了3年时间努力工作,什么活都干,就是为了存钱创业。

看中高端消费需求缺口

1994年,Todd与J.P在费城创立了La Colombe Coffee Roasters。

当时全球咖啡产业处于第二波浪潮;第一波浪潮泛指即溶咖啡,价位偏低并且普遍流行;第二波浪潮指像星巴克类型的咖啡企业,仅满足了快速便捷饮用咖啡的消费需求,但在高端消费群体的需求缺口,仍有商机。

Todd与J.P深信,他们所背负的咖啡使命截然不同,尤其是预见了源自法国及意大利的高级餐厅将大量涌进美国,La Colombe可在高端消费市场上有所做为,为全美国最好的餐厅提供烘焙咖啡。。

La Colombe的崛起,被视为带动咖啡产业第三波浪潮的先驱者之一,特质包括这些咖啡公司都直接从农场采购咖啡豆,讲求高品质,并且有严谨受训的咖啡 师。

La Colombe的咖啡豆是直接从全球采购,包括巴西及卢旺达,直接采购省却中间人,Todd与J.P首先要解决就是物流问题,如何把咖啡豆从卢旺达的某座山头,运至美国费城。

先驱者有其优势也有其劣势,优级又昂贵的咖啡,在当时并不是美国市场的主流,Todd与J.P都需要花费较大力气向消费者解释La Colombe的咖啡有何不同,以及为何值得付更高的价钱。

自我放逐3个月

Todd(左)与J.P的合伙人关系牢固。

经过6年的奋斗,La Colombe的业务步上轨道,但Todd个人却出现严重的焦虑症,并影响了他日常作息,包括无法进食及严重失眠。

Todd想暂时逃离美国的一切,原本决意放弃La Colombe生意,拱手让给J.P,但经与J.P商量后,建议Todd休假3个月去旅游,以洗涤心灵,重新找回自己。

Todd去了南太平洋一个荒野小岛渡过了3个月的自我放逐。回归后,Todd也犹如脱胎换骨,重新振作,不再受焦虑症干扰。

从这起事件中,可看出Todd与J.P的伙伴关系是如此牢固,在对方遇到问题给予援手,互相扶持。

私募基金的梦魇

到了2007、2008年,La Colombe在美国咖啡领域已占一席位,并开始获得私募基金垂青及投资,但却没想到这也是梦魇开始……

除了当时在费城的店面,La Colombe下一个目标是往美国最繁华城市纽约出发。

同时,La Colombe的业务也朝向开拓更多新业务及营业额来源,包括咖啡豆批发、罐装咖啡饮料,不想仅依赖零售的收入。

Todd与J.P认为,La Colombe的核心价值在于提供最佳口味的烘焙咖啡,他们在罐装咖啡的科技下投注大量心血,希望改变店家提供咖啡的方式,再度掀起咖啡产业的新革命。

他们以创新的科技研发了冷泡(Cold Brew)罐装饮料。两人认为,这将是推动公司发展的重大引爆点,可在咖啡领域奠下强大地位。

但他们的看法却与私募基金背道而驰,后者执意要让把公司发展方向定在大量开设分店,数量多达200间。

不向资金方低头

但Todd与J.P没有因为资金而向私募公司低头,反而为了坚持初衷的大方向,决定要与理念不一致的私募基金“分手”。

2015年,两人找来来更懂得品尝咖啡、愿意跟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新投资者,即Chobani的创办人Hamdi Ulukaya,来替代私募公司。他们成功筹得2850万美元,也解决了与私募基金的钱财问题。

有了冷泡罐装饮料的成功后,Todd再下一城,研发出全球首款喝得到奶泡的冷藏即饮咖啡罐装拿铁(Draft Latte)。Todd在咖啡罐底部有封住的小空间,装填着液态氮,当消费者打开拉环时,因为压力的改变,液态氮转化为氮气注入咖啡,伴随浓密细小的泡沫冲向顶部。

这形成人们熟悉的奶泡口感,让消费者体验 Draft Latte浓郁的口感冲击。

Draft Latte推出后获得市场巨大回响,独特的口味快速席卷全美国,成为热销品!

同时,与Hamdi Ulukaya合作,也为La Colombe带来 “一加一多于二”的效益,因为前者带来更多人才,也注入新的经营元素,让公司的整体营运更流畅及高效。

市值10亿美元

截至2018年,La Colombe的收入逾9000万美元,被认为是美国发展最快私营企业之一。

La Colombe于2020年共拥有30家分店,员工800多人,市值约10亿美元。

回顾过去27年两人的拼博,成就了La Colombe,也成功掀起了咖啡界第三波浪潮的改革。

Todd与J.P经营La Colombe的理念是致力提供好咖啡,对于选豆有自己的坚持,对于交易方式都做出大胆尝试,并且研发新科技引领咖啡界的崭新突破。

Todd与J.P两位合伙人认为,这些年来大家对La Colombe的全情投入,并把许多好点子落实及贯彻到底,这些成功推行的项目都是团队努力的铁证。

在开设首间咖啡馆后,两人在13年后才开设第二间,这当中的坚持与认真,是以匠人的心态来经营咖啡事业,而不是一味强求以店面的数量做为衡量成功的标准。

所谓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同样道理La Colombe专研的咖啡也四处飘香,再深的巷子,也总会让咖啡爱好者找得到。

La Colombe教会我们的事:

  1. 梦想很重要:梦想是一切的初衷,也是决定你对你事业的热爱度;一件事情坚持三天叫“心血来潮”,坚持三个月叫“才开始”,坚持三年才叫事业!
  2. 果敢说“分手”:当遇到不对的投资人,要果敢“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”,就像Todd与J.P挥别了理念不一致的私募基金,才会遇到对的下一个投资人。
  3. 引领新浪潮:着重科技的研发,让La Colombe的冒险取得崭新的突破,也取得巨大的回报,同时更改变了美国消费者饮用咖啡的习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