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ulCycle – 从1间工作室到9亿美元的大集团

■企动人心 题:SoulCycle 从1间工作室到9亿美元大集团 搬来几部飞轮健身车,把灯光调暗,把强劲的音响调高,就这么一个“魔术”就变出9亿美元估值的大生意?两个素未谋面的三十几岁女人,在相识3个月后就一起开工作室做生意,10年后把生意转手,两人各进账9000万美元! 说的就是美国高级动感飞轮健身房SoulCycle的两位创办人 Julie Rice及Elizabeth Cutler。创业初期,她俩都初为人母,家有年幼小孩,还双双被老公看贬一定会失败。 但是这对黄金搭挡凭着对健身用户需求的了解,打造了令健身者为之着迷的独特动感氛围,再加上高端的市场品牌定位,令SoulCycle获得巨大的成功。   ■Elizabeth Cutler(左)与Julie Rice。 在美国,健身行业市值超过320亿美元,说明了愿意付费上健身房的消费者大有人在,然而市场的竞争却也十分剧烈,所以谁能为用户带来不一样体验,谁就更容易掳走健身热爱者的芳心。 一般健身中心传统商业模式都是采取会员制,简单而粗暴的方式就是刷了会员信用卡以后,暗地里期盼会员最好不要经常来,那么健身中心就不显得拥挤,同时可以招收更多会员,财源继续滚滚来。 创业点子 被人泼尽冷水 时间回到2006年,Julie及Elizabeth还未认识对方的时候,Julie任职于明星经纪人公司,而Elizabeth则是一位房地产经纪,居住在纽约的两个陌生人却有着共同爱好,就是上健身房。但是试遍了纽约的健身房,两人都觉得未找到能让自己满意的中心。 此外,经历结婚产子的人生新阶段,两人心中都有一把火,觉得好像应该做点什么事。最巧的是,两人都各别向身边的人透露过想开设一间“有灵魂”的健身车工作室。 ■Elizabeth Cutler Elizabeth友人就劝她,健身车运动在90年代的确掀起热潮,但到了2005年热潮已过,加上大部份健身中心都有健身车课,谁会付费只上有健身车的中心? 但Elizabeth却认为,尽管市面上不乏健身车课,但都是包在会员费里附送的,首先送的东西会让觉得没有价值;再来,现有的健身车课都无法打造独特的用户体验。

马来西亚是否沦为恶棍当道、失败的国家? #zh

引自 林吉祥 在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昨天在国会面无表情地望着读稿机发表他的第12马来西亚计划,以推介第12马来西亚计划时,我却不能不望着两名前首相,其中一名已经向国会呈上两次的五年一期的马来西亚计划,而另外一名原本应该站在讲台上发表这个第12马来西亚计划,只是他却在一个多月前被他昔日的政治盟友拉下台。 他们都坐在同一排,虽然每人都间隔一个位子。但他们却没有彼此交流,还有一名前首相却仿佛远在天边。 这名前首相曾经在1981年至2001年之间向国会呈上五个五年一期的马来西亚计划。他昨天却缺席国会,否则揣测他在聆听依斯迈的演讲时在想什么是极为有趣的。 其实还有一名国会议员理应呈上第12马来西亚计划,要不是2020年2月的喜来登行动阴谋的话,它否定了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人民的授权,并开启了马来西亚的非法及后门政府的年代,为了保住政权而无所不用其极,包括颁布违宪的紧急状态。 这名国会议员成为首相的机会是否会在2022年或2023年的第十五届大选临到呢? 无论如何,马来西亚目前迎来了新的政治面貌,这是因为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与希望联盟领袖安华、林冠英、莫哈末沙布和威菲烈德在2021年9月10日签署了信任-供应-改革(CSR)谅解备忘录(MOU),如此全体国会议员才能专注在打赢这场新冠肺炎抗疫战,它已经导致超过200万宗的病例和超过2万5000人感染死亡。这份备忘录也重起体制和国会改革,为经济、社会和国家复苏铺路。 随着昨天所推介的第12马来西亚计划,马来西亚要应对新挑战。 马来西亚是否能够如浴火凤凰般涅槃重生,克服过去的挫折和灾祸,还是她会沦为恶棍当道、贼狼当道和失败的国家,正如新冠肺炎瘟疫所预示的,马来西亚在这场疫情中成为世界上其中一个表现最差劲的国家? *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与Newswav联系。 此文章首先出现在林吉祥博客。